孤軍的後裔在「異域」? 3位泰緬僑生的故事 Help ! 孤軍的後裔在「異域」?3位泰緬僑生的故事 2007/06/23 00:18 趙小樂、李應華、李美萍、段松富 我們是一群泰緬僑生,大多為異域中之孤軍後裔。其祖父與父親之輩,在國共內戰時,隨國民軍隊移師泰緬地區,等候反共抗俄時機。無奈造化弄人,有人搭上民國42年與50年之轍軍班機,有人因此流落泰緬至今。然回歸祖國懷抱之期望,非因時地相隔冷卻內心之澎湃,反將其未完成之心願,傳至後輩,以續其遺願。 泰緬僑生之身份,簡單又無以為爭,卻經歷了人世間最哀愁之事。無國籍與寄人籬下之苦,讓淪落泰緬之孤軍,受盡為人之屈辱。在躲躲藏藏的日子裡,延續中華文化,一切皆盡在不言中。 台灣政府至當地招生,實為當地僑裔唯一回國之途徑。「回台就讀」在吾輩身上是孝子與傑出校友最佳表現。於是,寒窗苦讀,終於榜上有名;然而,漂洋過海的身份證件成了天堂與地獄的距離?西裝C人的簡單,在於心中只有一個想法,購買他人證件就是當時父母心中最簡單的想法。父母賣田賣地,以高價購得當地人之身份、護照(緬幣100萬約台幣3萬元),世界貧窮榜上有名的國家,手裡握的卻是世上最貴的護照,至今台灣有多少泰緬僑生,在當地就有多少借貸悲劇。也許會問,那麼辛苦,為什麼還來台灣?那是多年遊子落葉歸根的心意啊!加之,當時海外聯招並無任何條文是可以讓當地僑生考慮「回不回國」的,以為回國就像回家一樣,讓人無後顧之憂。當鈕扣扣到最後一顆的時候,才發現當初第一顆鈕扣就扣錯了。 畢業在即的我們,面臨了回不去、留不下來的窘境,望著居留證上的有效日期,倒數計時的過著剩下的日子。在台灣的日子不好過,僑生除了要負擔自個兒的學費外,還得負擔家裡的債務,加上僑生每週只有16個小時的合法打工時數,如違反法訂打工,好心雇用我們的老?賣屋韝]要負責75萬到150萬的罰款。當人間的悲憫遇到無情法律催殘的時候,每位僑生只剩下躲在被窩裡哭泣的角落了。 老天爺的眼睛看到人世間的每個人,我們的救星出了。移民法16條第1項就是我們最合法的救星。我們以最真實的模樣,最合法的途徑找回屬於自己的身份,我們不製造社會亂象,一切以合情合理的角度為旨,用對的態度,找出對的合法生存環境。 所有泰緬僑生在此用最真誠的態度與心意,祈求台灣社會能給予我們支持,您們的支持是我們往前走的動力與鼓勵。 *********** ● 應華的故事 我是民國66年出生於泰北美斯樂村的孤軍後裔李應華。 在泰緬難民爭取身分證的過程中,我的哥哥是第一批拿到身分證的學生。我的弟弟妹妹則是第二批拿到身分證的學生。所以當我跟劉姐說,我也要申請身分證時,大概是被劉姐罵得最凶的一個,她問我:「為什麼不跟哥哥或弟弟妹妹一起 買屋網申請,非要拖到期限過了才申請?」我跟她說:「我希望家中至少還有一個人可以照顧年邁的父母親。」 我的父親今年72歲,母親64歲了。在泰北艱困的環境中身體都不算太好。當哥哥拿到身分證時,僑委會規定父母在5年內不可申請依親,事實上,我的父母當時連泰國的隨身證都沒有,根本沒有來台灣的條件。而我85年來台灣時,所買的護照是少數民族的真護照,當弟弟妹妹的護照出狀況無法再回泰北時,我想我的護照還能用,我們兄妹都拿台灣身分,只能用觀光的名義偶爾回家看望父母,總要有人能夠回去照顧父母才行。民國91年,我因父親生病而回去探望他老人家,父親告訴我,這本護照出問題了,到期後不能再換新護照,也叫我不要再回家,一但被警察問到很麻煩。 所以回台灣後,我就學弟弟妹妹的方法,到法院去自首我的護照其實是別人的護照,法官依法沒收了這本護照,也給了我判決書,但我沒想到我因為 室內裝潢回家的緣故,錯過了移民法訂的時間點,所以政府不給我居留證,也不可以申請身分證,政府裡的官員好像不知道,在台灣沒有居留證是活不下去的。而我想回泰北照顧父母的希望也顯然的是不可能了。 我不知道要怎麼跟我的父母解釋這裡的法律讓我永遠也不能回家了,事實上,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我們不能回家?在泰北的我們本來就是無國籍的難民,這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實啊。我父母心目中的祖國卻如此的刁難我們,甚至不給我們活下去的機會,讓我好手好腳的卻要跟妹妹伸手要錢過日子,能這樣過一輩子嗎? 以前半工半讀時,為了維持自己的學費跟生活費,我都到別人不敢做的危險工地去做工,現在老闆怕被罰,也不太敢再用我,真的要我倒在路邊了,才會有人願意關心我們的生存問題嗎?我不敢想,也不相信真的會有這樣的政府會不顧人民的死活,但什麼時候才能拿到居留證和身分證?政府如果不管,老天會不會張 租屋開眼,幫幫我們的忙。 ● 美萍的故事 我姓李,名美萍,生於緬北臘戍,是當年孤軍第二代。當年父親跟隨李彌將軍,經雲南退守緬甸,等待反共抗俄時機。時逢1953年我軍與緬軍展開第二次戰爭之際,在戰亂中,父親和軍隊走散,漂流於緬北至今。 西元2000年9月13日以「僑生大學先修班」錄取分發書資格入境台灣,展開了「以假亂真」的求學生涯。當接受一份幸福的時候,也是另一份不幸的開始。 身份,就是這份不幸。 18年了,從未離開家半步,一面是媽媽愛女心切,不希望女兒在沒有安全感的國家裡來回,一面亦是我們從未得到可以穿梭緬甸的證件。即使違法擁有,也永遠是別人的。在仲介幾經「挑選」,幾經波折的手續服務後,終於得到號碼為319234的出國護照了,花費是緬幣80萬元(約台幣24000元),貧窮國家的人持有的護照,卻是世上最貴的護照,不知道是過度的高攀,還是至高的諷刺。護照跟我一起搭上飛往曼谷的班機,只是我們各自有自?小額信貸v的理由。它是去觀光,我是借它的觀光再出國留學。到曼谷後,直奔「台灣駐泰國遠東商務處」辦理來台就讀手續。從來不知道為什麼?只知道大家都是這樣來台灣的。 換算,1949年至2007年,連父至侄子之輩,已在緬甸居滿50載的日子。難以割捨的除了親情外,沒有絲毫的國家歸屬。沒有被愛過,沒有被承認過,又何來的歸屬幸福。 從小,就生活在被欺壓的日子裡,上中文課,常躲到校長家裡,60位學生,擠在狹窄的教室,每位同學剛好有夠右手寫字的範圍,將左手搭上桌,就碰到另一位同學寫字的右手了。現在回想,並不會因當時擁擠的教室感傷,嘴角反到會傾心一笑,因那是血脈相連維繫最美的記憶。 高三畢業那年,校長在台上唯一的祝福是:「願各位同學畢業後,參加台灣海外聯招考試,回到祖國深造,將中華文化發揚光大。」於是「回台深造」成了我們成為傑出校友的先決條件;勤奮努力,考取台灣聯招。 到台後的一切,並不是想像中的那樣美好。沒有了 吳哥窟公費,又聽到僑生每週打工只有16個小時,對一個全程負責學費、生活費的僑生來說,除了「知法故犯」外,沒有第二條路了。支撐我在台求學的動力,是人間溫情。雖然法律無情,但仍是由人而定,人間處處有溫情。相信台灣之所以注定成為我們祖國的理由,不僅是她合情合理,更是她至精至湛的悲憫主義。 ● 松富的故事 學生段松富是來自緬甸的無國籍華裔學生,在中華民國88年08月21日以僑生身份入台唸書。緬甸軍政府為鎮壓反對派的勢力而下令大學長期停課,何時開放甚至會不會再開放都是未知數。十七、八歲正是該讀書的年紀,但是國中剛畢業我們就失去了方向,因為完全沒有在緬甸繼續升學的可能性,而當時台灣正在積極招生,所有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兒女都能回祖國完成學業。 民國八十八年,我帶著家人的期望參加了僑委會所舉辦的聯招考試,希望能藉這個機會繼續升學。但是被錄取之後,卻面臨了我們最擔心的問題--在緬甸的華僑大部份不具有合法的公民身份,以這樣的身 酒店兼職份申請護照是否會通過是一大問題;緬甸政府辦事效率非常差,即使這個身份不會出事,也很難確定在正常的程序下,我們什麼時候會拿到護照;以正常、合法的程序申請護照的費用非常昂貴,八年前大概在30萬到50萬緬幣之間,期中可能還要付出額外的紅包,而這樣難以預期的費用不是我們這樣的小康家庭能夠負擔得起的。 在多重的考量之下,我們決定選擇比較有保障的方式,也就是購買假護照,為的是避免我們的身份所造成的麻煩,在費用上也不會是無限度的。買了假護照之後,每次的延期當然也是假的,原因仍然是前述的--避免身份上造成的麻煩、比官方的少一些費用、能夠多一些保障。 嚴格的說來,緬甸的護照無論真假其實都沒有任何保障,因為中華民國和緬甸沒有邦交,護照上註明我們是不能入境台灣與南韓的。而幾年前我們也陸續聽到了很多同學回緬甸時遇到了麻煩,在入境時被海關欄下沒收護照,甚至聽到了有人坐牢。這樣的消息對我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,因為我們真的已經沒有退路了, 面膜不能定居在台灣,家也回不了,甚至連探望家人都是何其的困難。 在新聞上看到台灣民主政府,有提供給在台無國籍人士申請長期居留的人道法規,聽到此一福音,特大膽向法院表明自己的身份,希望能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境內,謀求一個與生俱來就應該有的國籍,擺脫從出生至今都不曾擁有過國籍的無國籍難民身份。這次的機會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好消息,我們有機會可以取得一個合法的身份,可以不再是這個世界的幽靈人口,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家探望家人。這就是我們長期期盼的,我們衷心地希望法官能體恤我們的身份特殊並審核能夠通過,讓我們能夠有一個合法的身份。 ●東森論壇徵稿區→http://www.ettoday.com/write/ ●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@ettoday.com (●作者趙小樂,筆名,泰北孤軍後裔,目前在台灣就讀大學。部落格為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thebesthouse&category_id=6323004。本文為ETtoday.com網友投稿,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) http://www.ettoday.com/2007/06/23/141-2114204.ht 酒店兼職m  .
創作者介紹

跳槽

yo95yodn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